六月新買的 Kindle,看的第一本書就選了<Siddhartha>,中文翻譯做<流浪者之歌>。本想留著在生日當天讀完,還有做遍所有最喜歡的活動:聽音樂畫畫、做瑜伽、跳舞、打排球、逛街、和家裡的貓玩,當作幫自己慶祝過了這充滿焦慮、不安、失序,但也是心智成長茁壯的一年。沒有預料到的是,前一天有球團朋友準備的蛋糕,還有當天怡如籌備的晚餐,邀了一些好朋友來家裡聊天、享受美食,第一次過生日如此飄飄然,只能用受寵若驚四個字形容,還有很多人情必須慢慢還。

會知道<Siddhartha>這本書是聽 podcast<電扶梯走左邊>訪問 Alyssa Tsai 分享她最喜歡的書,讀了之後,這本書也快速躍升成我最喜歡的書之一。感覺是解答了我很多心裡長久的疑問,可以時時重溫來提醒自己不要迷失在世界的遊戲中、不要因為表面而失去了人生最真實本質的東西。

故事的主軸是描寫主角 Siddhartha 在古老的印度追求道的三個歷程:年輕的 Siddhartha 為了追尋虛無縹緲的自我,毅然決然地放棄以往的學習,同時也放棄了他的親情與友情離家成為苦行侶。但他只是放棄而不是放下,進入城市遇到美麗的 Kamala 並歷經人世七情六慾、和兒子分離後,Siddhartha 內心的聲音被喚醒,最後明白求道的最後就是放下。懂得放下後,原本他年輕時拋棄的世界卻變得如此可親、可愛。Siddhartha 最後選擇當渡船夫,與歷史的長河一起聆聽世俗的悲歡離合,雖然仍處塵世,但是卻已超然物外。…

去年的此時我還在台灣隔離,經歷了去年 5–10月待在台灣、回美國幾個月後今年 2 月又匆匆趕回台灣、到今年 5 月台灣疫情爆發一星期後回到美國,兩邊的生活好像整個對調過來:美國已經慢慢開放,台灣卻才開始陷入警戒。

除了強烈的既視感之外(跟美國去年三月剛開始封城的心情非常相似,但這次又多了對家人的擔心),也慶幸去年媽媽生病時還有健全的醫療資源、喪禮如期辦完,我也能在台灣度過一段正常的生活:見了很多朋友、認真的學打鼓、第一次聽 live band 演出、學了一點舞和看台大盃的決賽現場、爬了一些山、去了一趟馬祖、在墾丁考水肺潛水證照、開始上健身課、看展覽…

過去的這一年,總覺得發生了很多事,回想起來過了不只一年。主因可能是這一段時間有很多人生體悟,忽然疏通過去的一些糾結點,感覺到自己有長大成熟了一點:

<人生的意義與遊戲>

之前看到 Nissen 分享哲學系楊植勝教授的文章,摘錄特別有感的部分:

接受規則的約束,就失去遊戲外的自由,但是也享受到遊戲內的樂趣。小孩對遊戲投入、認真,在其中專注、努力,享受到的就是遊戲內的樂趣。

但是當遊戲結束,玩遊戲的人散去,意義就不見了。這就是「無常」、「荒謬」、「虛無」、無意義--原來一切都是虛幻,一切只是遊戲:人生如戲。沒有人能夠一直玩同一場遊戲,也沒有人應該因此放棄任何遊戲。遊戲,要入乎其內,出乎其外,一直玩下去。

回到成人的世界來。的確,我們的人生常常要在不同的場合、跟不同的伙伴玩遊戲。場合會改變,玩家會換人,只有這個成人世界的遊戲不斷玩下去。按照我們以主詞為不變的習慣,不是人在玩遊戲,應該說是遊戲在玩人。

如果我們把這個遊戲設想為世界,那就是:沒有任何一個成員是非他不可的;因此他的出走,是他的消解,而非世界的消解--世界始終在運轉,如同遊戲始終在進行;那是一個不變的「透明而單一的安靜」。

人生恐怕就像這樣,而且因為個別的人生沒有現成的意義,反而需要個人不斷投入世界的運作,創造它的人生意義

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虛無對比遊戲的觀點,比喻的很好也很易懂。從遊戲中獲得的意義,我覺得也可以想成是心流的體現(詳見心流讀後感)。只有你對遊戲的投入,才能創造出屬於你自己的意義。

小時候我偏虛無主義:有人形容我總在自己的泡泡內看著旁人、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到了年紀大一點、有了融入人群的能力,才漸漸有點轉變,比較常加入大家的活動。我覺得我算是早熟也算晚熟。早熟是從小在書中看到很多的虛無,而看淡很多事情;晚熟是沒有在適當的時機加入大家,錯過了很多建立一群夥伴的時刻。現在偶爾會羨慕一群感情很好的朋友團進團出,從高中大學時期就一起成長,還能分享大小事,約見面沒有束縛。

讓人生最痛苦的莫過於不被人理解,且無法適度的好好表達自己的需求。過去我認為,要先加強自己的能力才有餘裕和資格做其他事情,尤其是碩班轉職的那段時間,不知不覺地走向有點極端。而生活中的小事、任何無法幫助我往前進的情緒,都漸漸被我壓抑下來,久了就忘了怎麼在生活中跟人建立連結。除非對方能夠很健談,而我大多也只能擔任聆聽者的角色,但喪失了怎麼分享自己的生活瑣事和需求的能力。

這一年讓我重新去思考和死亡正面對決的時候,我該重視的是什麼,什麼又是不值得糾結的浮雲?功成名就不再是重大的考量,與人建立連結、有正面的 impact 才能讓心靈富足。我很珍惜這個重新調整自己的機會,這一次,我常思考怎麼讓自己的生命有所連貫,讓人生可以變得更有意義,以至於當我最終臥病在床、只能迎接死亡到來時,我會覺得人生是美好、是有意義的。

回到意義本身,人還是要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環境下,發揮自己的天性。我喜歡緊湊一點、嘗試很多事情,來發揮自己、自我成長,這樣才覺得不白白浪費了時間。始終找尋著下一個更挑戰的事物,創造出我心目中的意義。從高中大學打排球、工作後讀碩班轉職、融入美國同事的交友圈、學一直想學的打鼓、學跳舞…,都是在一個又一個的遊戲中,感受到自我的成長和與人建立連結、體驗到被美感和音樂治癒的快樂吧。

<旅途和目的地>

旅人通常會竭盡的去踩點、吃當地有名的料理,畢竟「來都來了」。在馬祖的旅遊中我們盡力的走過島嶼的每個地方,嘗遍當地的特色料理,儘管比不上平時的日常飯菜合胃口,但都得試吃之後才知道。那如果人生也是一段旅程,我們應該要盡力的嘗試所有的可能,嚐盡一切,畢竟這個世界,來都來了。當這樣想,過去給自己的限制都能一一被化解;我發現因為懶而找藉口給自己去不作為,事後都是後悔居多;而實際去了之後的後悔都比較少。

因此,努力做好當下,重要的不是達成的目標,而是每個實踐的當下。不要過分看重目的、想刻意控制結果只會徒增焦慮和煩惱,因為生命中重要的是旅途,而不是目的地。

自己過去的一年的成長,是放棄想要「控制」每個人生目標的念頭。過去這一年,人生多了很多計劃之外、不可控的事件,引起了我很多的焦慮。因為資訊很多都不確定,很常不知道下一步怎麼安排最好。那時候聽到最印象深刻的建議是來自前小主管:「生命會帶領你前進。」撇除學生時代有學校安排好的框架,讓每一年的進度都可以被預期,出社會後過度預期什麼時間點該做什麼,只會增加自己的心理負擔。但也不是說不做安排,而是有些狀況下不管我怎麼安排,很多時間點都是無法掌握的(像是疫情、回台灣、綠卡核准),而當事情發生,能做的就只有去調整自己的心態和隨機應變。

<人生沒有絕對 — 半杯水的故事>

另一個很大的思維轉變,是體認到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很不一樣。跟學生時代思維追求的標準答案不同,「事實」是中立的客觀存在,並沒有絕對的好壞和對錯,端看人看待的角度

小時候不懂半杯水的人生哲學,後來才漸漸明白,重要的不是客觀的水量,認為水杯是半空的還是半滿,決定了你接下來的作為,而這個後續的作為才是最重要的:客觀上條件很好的人,也可能消沈憂鬱,因為已經沒有事情他認為值得去努力了,人生反而變得不幸;相反的,起點雖然比較低,但有強烈動機去改善自己的人,也許才更有機會享受進步和自我提升的快樂吧。

另一個沒有絕對的事情是,選擇跟互補或相似的人相處,沒有絕對哪個好或壞,很難兩全其美,端看你怎麼看:互補的好處是可以開拓更多自己的視野,從全然不同的眼界去看這個世界,但也可能發生很多衝突。相似的人相反的不會有很多衝突,但是也擦不出火花,很難深化對這個世界的理解,待在舒適圈可能平淡而無趣。

<年齡焦慮>

現代人其實很多都有年齡焦慮,尤其是年輕人(大家都對 30 歲的關卡莫名的重視?),但這其實是一件很弔詭的事情,好像因為還年輕就可以恣意任為,或是幻想著到了某一個年齡,所有煩惱就會迎刃而解。但事實是,人生是ㄧ連串成長的過程,人生的重大事件可以推動我們心靈的成長,但絕不是單純的時光流逝就可以達成的。因為自視年輕就可以恣意任為,看似和年齡焦慮是相反的,但不正是因為害怕失去這種恣意,而產生的焦慮嗎?真正成熟的人會清楚,時間流逝是人生的必然,重要的是在當下做好該做的事情,當每一刻都在成長,時間的流逝也不再讓人害怕。

這ㄧ年體會到的另一點是,選擇過多其實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,反而會製造很多做決定之前的混亂,和決定後的後悔。年輕時好像有無限多的選擇,而我們最怕的不就是這些選擇的消逝嗎?於是躊躇在這些選擇的當下,任憑時間白白流逝,似乎得不償失。當我的年齡焦慮又發作時,想想如果現在老了,一切已成定局,我是不是會比較平靜一點?這樣想的時候,就會覺得現在不管怎麼選擇,只要好好把握當下、不要後悔就可以了,做選擇的時候也多了一份篤定。「擇你所愛,愛你所選」就是這個道理吧,只有堅信自己當初的選擇,也就不容易會後悔了。

這是讀書會讀的第三本書,是一本收錄從古至今眾多思想家的集大成之作。內容多從哲學、心理學出發,特別摘錄一些我覺得印象深刻的內容分享:

第1章 分裂的自我,使你產生心理衝突

人類需要用比喻來思考。我們對新事物或覆雜事物的理解, 是借助於已知的事物與前者間的關聯。譬如,一般來說,我們很難用空泛的角度思考人生,但如果用”人生有如一段旅程”這樣的 比喻,我們就能得出一些結論:走這段旅程之前,我 …

之前寫過ㄧ些 graph networks 的東西,但發現自己一直沒有很懂(當然現在可能也是只懂皮毛),到最近工作上有需要才真的深入一點去研究,這篇文章是想整理比較不同的 graph networks,討論他們的特性和分類,才能針對不同的 graph structure 和用途選擇適合的 training network。

Graph 資料結構的特性

目前為止,我們熟知成熟的 ML model 大多是針對 euclidean data,像是 Images, text, audio 等,都是 sequence(1D)、grids(2D) 的問題,而 Graph 結構則比起 1D 和 2D 的資料更為複雜,除了結構不固定之外,也不像 1D 有順序或像 2D 有上下左右之分。Graph 的表達更為抽象,也有更多變數,如 node degree、node edges、node 的鄰居結構…。Graph 可以表達的方法更為多樣,導致訓練模型也有更多種可能,整體而言 degree of freedom 高很多,也造成訓練模型的不易。

Graph Networks 不易分類

目前 Graph Networks 還是處在一個百家爭鳴的局面,最新的研究也不段推層出新,也沒有很有系統的方式去區別至今不同的 Graph Networks,名字也沒有很統ㄧ(所以會出現同一名詞在不同 paper…

媽媽一個禮拜前過世了。不捨之外也是感嘆媽媽走得太早了,比當年外婆走的時候還年輕。直到去年十月回美國工作之前,即便是我搭飛機走的那一天,在醫院裡我們見了最後一面,媽媽還能吃能動,還是那個精緻小臉、皮膚白皙又幽默活潑的可愛媽媽。

回美國後,透過視訊看到的狀況直轉急下,螢幕裡的媽媽話也說不清了,講沒兩下就揮揮手說累了、想休息了。漸漸的我也不是天天打回去,除了不忍心看到媽媽說不出話的樣子,也是怕自己承受不了情緒打擊:狀況變差能讓我憂鬱好幾天(美國的冬天和疫情自然是對改善心情沒什麼幫助),但情況有好轉也能讓我開心好幾天,有一陣子媽媽又恢復能說話了,她俏皮地說,「現在是誰講話有好轉啦?」。但在那之後,媽媽因為住院太久需要先出院幾天,再重新入院。太久沒下病床導致她回家一路艱辛,我們住的舊公寓沒有電梯,還得靠兩個人把她抬回家裡。在那之後沒有多久,就接爸爸的訊息要我儘早回家,才剛安排好班機、防疫旅館,就收到弟弟傳來媽媽與世長辭的消息。收到消息的前一晚,我半夜驚醒後睡不著,一直有不好的預感。爬起來看手機,看到姊姊從基隆被叫去醫院,透過視訊看到媽媽很艱難的靠著氧氣罩呼吸,打了嗎啡緩解痛苦後,可能就會自然的離去了。看著這樣的媽媽,我多希望能當面跟她說,這一段時間真的辛苦了,妳已經很努力了,妳帶給我們這輩子太多太多的幸福,只能來世再回報了。

記憶中的媽媽,總是人群熱絡聊天的中心,她能信手捻來各種有趣、引人入勝的故事,總是猜不到結局,惹得大家哈哈大笑。小時候我總以為是因為媽媽這麼擅長與人交際,我才會這麼安靜。後來才知道個性是天生的,而我想和媽媽一樣,在朋友中有好人緣、談話中總是人群的中心。我想媽媽的天性就是喜歡熱鬧吧?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出門跨年,就是媽媽騎著機車載著我們姐妹倆到河濱公園聽現場歌手演唱、看煙火,回來後還在沙發上看鐵達尼號。當輪船撞上冰山的那一刻,我們也在沙發上累倒了。但我會一直記得騎摩托車的媽媽的背影,跟人群一起擠在山坡的草地上倒數、看煙火。煙花在黑夜中散盡了,卻永遠留在我心中。又有一年和爸媽一起搭遊輪去沖繩玩,爸爸享受自己待在房間看電影,媽媽就拉著我到處湊熱鬧:去看表演、到廣場跟大家跳舞、去歌舞廳唱卡拉OK,參加各種活動。看她唱得入神的神情,彷彿那一刻,整個歌舞廳都是她的舞台。媽曾經說過,她最喜歡的事情是全家一起在客廳看電影。小時候每個週末,媽媽都會帶我們到圓環的百事達挑片子,那是快樂的童年回憶。我們會穿梭在一排排DVD架中,翻著DVD背後的簡介,想像著這個週末要一起經歷什麼樣的故事。最後的日子裡,媽媽一定很寂寞吧。每次只能在醫院看到我們之中的一個人,即使在醫院裡,大家也都各自看著自己的小螢幕,媽媽也少了說話搞笑的力氣了。

媽媽嚴厲起來也不是開玩笑的。小時候不好好吃飯、練琴都能討來一頓又長又犀利的罵。媽媽不只聊天有天賦,罵人也很擅長,可以講ㄧ整晚到睡覺時間都停不下來。媽媽的至理名言是“Back to normal.”,她從不讓我們荒廢生活,睡前親自翻著柯旗化的文法書教我們英文,以至於我們除了學校作業之外,還有無止盡的家庭作業。最後的日子裡,卻是她很多的吃不下:特意依需求去買回來的食物,她可能聞到就不想吃了,或是肚子痛吃不下。我還會正色跟她說得多吃才行,還規定不能再把食物帶回床邊,因為我知道那些食物就不會再被碰了,直到被丟掉。

媽媽身材嬌小,是全家裡最小隻的,卻一直都是我們最強大的支柱:打理家裡、安排家族旅遊。出國的時候帶著我們東奔西走,去日本大阪神戶玩的時候,白天已經逛古蹟行萬里路,晚上還能逛街逛到地下街關門。媽媽雖然不是特別喜歡運動,但逛起街來從不腳酸。小學跟著媽媽去澳洲出差、到出社會後一起去了泰國、柬埔寨,一直都是媽媽罩我、最珍貴的兩人回憶。而去年三月因為疫情沒能去成的歐洲行,只能是永遠的遺憾了。

記得 2016 年我即將出國唸書前的炎熱夏天,我們依照慣例一家人窩在主臥室吹冷氣準備睡覺。媽媽說,現在是最幸福的時刻了,希望全家人永遠停在現在,大家都不要長大。也許那時候癌細胞就已經悄悄滋生了吧?我好想回到那個時候,還可以一家人坐在一起,媽媽還身體健康,我就可以阻止這一切。媽媽讓我們如此想念,也是因為過去有這麼多幸福和美好的回憶吧。

<滑雪>

2020 以 Ski trip 作結,在 Seven Springs 的滑雪路不是太順遂,在人造風雪中視線模糊、不時陷進鬆雪的closed trail走了一個半小時,不斷懷疑人生直到好不容易下了山。第二天人滿為患、雪道極度 icy,因為技術不夠摔到快腦震盪。但住的小木屋真的超溫馨,cabin crew 都是好咖,每餐都煮的很豐盛,還可以在爐邊烤火,真的是一大享受。

2021 又以 Ski trip 開頭,去了 Snowshoe,住在一般的小旅館房間,但我們還是自得其樂,帶卡式爐去烤肉、煮火鍋。Snowshoe 雪況好、雪場又大,不愧是美國東南邊最大的雪場,有很長的纜車和雪道。加上有點提升的技術,終於可以體驗一些 snow boarding 的樂趣:每天早上趕九點出門早早開滑、晚上旅館吃完飯後繼續夜滑到九點快關門才離開雪道。

學習 snow boarding 的過程印象中跟學習 ski 很像,都是先從無法煞車、失速下山開始。這個階段我不怕速度快,因為頂多是最後跌下去就會停,後來學會了用變換重心做轉彎,知道自己哪邊因為慣用腳的關係轉得比較順、哪邊比較卡,但還是只放心在寬度夠寬的大坡上,做很大的S型轉彎。而更上一層樓的技術、能達到像旁邊飛駛而過的高手們一樣,我知道還有一大段距離。但每多體會一點點,我就興奮的想跟一起滑雪的夥伴們分享,我又多了一點體悟(大概只是追是他們上禮拜的進度),而我又會多得到一點 input 可以去做嘗試。

這何嘗又不是像人生一樣?我們需要跌倒才會學習,需要親自用身體去嘗試、和朋友交換心得、一起在路上成長。一開始無知讓我們無畏、初生之犢不畏虎,即使速度很快我也能衝下山,最終不過是跌倒再爬起來;但後來學會了煞車,反而不敢加速,怕速度ㄧ快會失去控制轉不回來,開始知道自己哪些地方要加強練習。看似速度變慢了,但我知道自己的技巧正在提升,在往更有控制力的方向前進。

<關於悲傷>

年初剛從 ski trip 回來,看著大家的臉書貼文反思2020,Aki 的悲傷寫得很貼切,悲傷是會在一個人突然停下來的時候突然 sink in,但世界還是照常運轉,沒有吃不下、睡不著的誇張電視劇情。

反思我的這一年,計畫中的事情通通沒有達成:規劃好的東歐行被迫取消、沒去成 KDD 辦在 SanDiego 的conference、沒有拿到綠卡依舊等待中,也度過了第一個在美國的聖誕和新年。但回頭看我其實獲得了更多:五月底回台灣待了四個多月的日子陪家人、練習打鼓和新學了街舞、辦了讀書會和一群很棒的人分享心得、練習和迫近的死亡共存、在充滿焦慮擔心的環境下還能整理自己的思緒回歸心靜、看了很多書,多了很多體悟,忽然疏通某些自己過去人生人際的糾結點,感覺到自己長大也成熟了一點,可以解釋自己的某些情緒和行為並跳脫、不陷入惡性循環、參加了線上的 NeurIPS conference(往年很難買到票,轉成100%線上後反而大家都可以參加)。

2020 是充滿焦慮、不安、失序的一年,但也是心智成長茁壯的一年。這一年得到的像一盞明燈指引我往後的人生路。我感覺自己在前往巔峰的路上,工作上、人際上、藝術上。

<鏡子>

再更仔細的回顧我的這一年,我最大的心得是“世界是ㄧ面鏡子”,我們用什麼角度去看待它,它就用什麼角度反射回來。這一年,我獲得了一個新的角度,一個死亡的角度,雖然痛苦,但是讓我的生命更了多面向。這個角度得以讓我的人生故事被打破、改寫。從前我只想著拼命成為“最好”的自己:自律的讀書、工作、運動,覺得這樣大家就會欣賞我、喜歡我,即使我的內心渴望連結,但因為內向和從小喜歡獨自看書勝於和同學打鬧,我以為我是特別的,是可以捨棄這些與人的連結的,漸漸的就發現自己難以融入群體。看到別人相處融洽的樣子,不自覺得開啟了我內心的被剝奪感,覺得別人不比我有能力卻反而更受歡迎。

我就這樣因為自己的盲點陷入惡性循環裡:把自己封閉起來,卻又偷偷羨慕別人的好交情,還要安慰自己至少我努力變得優秀,是其他人沒有跟上我的腳步。但我忘了,當我一個人走遠,回頭望卻只有孤寂一片,我怕自己就這樣一個人被推到死亡面前。死亡本身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前的病痛、逐漸消逝的基本自理能力,和人生是一場空的虛無感。這種虛無感對我其實並不陌生,自記憶以來,我就常常思考人生的意義,還記得有一晚,我躺在床上想著很快我也要小學畢業了(對,才小學),之後求學完工作、結婚生子就跟現在的爸媽一樣,我注定重複著這個輪迴,無法擺脫,這是多麼可怕的想法啊。

2020年逆境的洗禮,讓我重新去思考和死亡正面對決的時候,我該重視的是什麼,什麼又是不值得糾結的浮雲?我很珍惜這個重新調整自己的機會,這一次,我覺得自己的生命有所連貫,我的人生可以變得更有意義,已至於當我最終臥病在床、只能迎接死亡到來時,我會覺得人生是美好、是有意義的。我開始可以意識到什麼時候,自己陷入了被剝奪感和疏離的惡性循環,當我意識到這件事情,我也就能自我解套、把自己從惡性循環中解救出來。

我可以更有意識的去與人建立連結,去求同存異:分享一樣的感受和經歷、討論彼此的差異,並因為獲得不同的觀點而喜悅。我發現當我願意更真誠的分享我的不安和痛苦,就越會有人挑出來分享他們的版本,我得到的回饋也越多,也更能同理他人的痛苦。

2020 我學會了適時的表達自己的脆弱和疑惑,而不是隱藏起來。每每抒發之後的內外一致,促進了我的自我整合,我可以感覺到人生的意義感。<心流>和<象與騎象人>這兩本書在 BizPro 讀書會討論中,也讓我第一次卸下心防,願意跟主流更靠近,但仍保我有的獨特性(工作狂、學習狂、自律狂、寫作讀書愛好者)。幸運的是,我一直能在工作中找到意義感,我的價值觀(Theory of Basic Human Values )完美契合我的工作內容,都是 Self-direction and Universalism — 追求新知成長、學習科技來改變世界。

We can all agree that 2020 has been a wild year. Even though being under such a tough condition, there’s still some silver lining and NeurIPS hosted from Dec 6th ~to 12th being one of them. This the first time for me attending NeurIPS conference. Usually a ticket to NeurIPS…

重新回到美國開始 lockdown 生活了。在台灣時我其實是害怕的,怕回美國再次經歷之前的焦慮感,因此盡量想安排固定線上交流的時間。我揪了BizPro的朋友每隔週週末一起參加讀書會,大家票選讀的第一本書是經典書【心流:高手都在研究的最優體驗心理學】。因為讀書會是討論性質,開始之前我們還擔心這本書討論到後面會都差不多,沒想到這本書有太多可以拉出來討論的,真的是一本寶藏書。現在過了一個半月了,其實日子比我想像的還快樂,生活中沒有太多雜念,可以做很多自己喜歡的事情,偶爾和朋友有低劑量的社交目前對我就足夠了。

書裡先從科學層面介紹心流這個概念,介紹怎麼達成以及他的重要性,接著詳細的從不同層面舉例如何達到心流(身體、精神、工作、與人交流…),最後拋出心流如果沒有串成一生能夠達成的大目標,有些情況下不ㄧ定是好事,所以找到目標方向後,創造出每日的心流體驗往大目標前進,才是人人都想追求的 “Have a good life” 的最好詮釋。

Chp1 什麼是心流?心流為何重要?

心流這本書的副標是:高手都在研究的最優體驗心理學,心流講的就是一種最優體驗,高手在適當的挑戰下能施展自己的技術,並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和挑戰來驅動自己進步。

圖解心流,X軸是能力水平,Y軸是挑戰程度。只有當能力和挑戰相當,才會產生心流

什麼是心流?它是特殊的精神狀態,當你在極度專注時,完全沈浸其中,效率和創造力提高,讓你忘記時間、飢餓、甚至所有不相干的身體訊號。

Jenny Ching

Full stack DL engineer on a 100 days challenge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